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一八年新年贺词
 
当前位置:主页 > 道家 > 道家资讯 > 正文

赫哲族“伊玛堪”中的信仰观念及当代思考

时间:2018-01-02 17: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丁媛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赫哲族的说唱艺术"伊玛堪"中包含着的赫哲族人民的自然生态信仰和萨满信仰是该民族民间权威文化的代表和标志。

赫哲族“伊玛堪”中的信仰观念及当代思考
【图语:赫哲族“伊玛堪”信仰观念】

  【摘要】赫哲族的说唱艺术"伊玛堪"中包含着的赫哲族人民的自然生态信仰和萨满信仰是该民族民间权威文化的代表和标志。它是赫哲族人民"崇尚自然"这一信仰的构化形式,是健康的"人与万物和谐共生"这一理念的艺术载体;同时还是一种承载和记录萨满教内涵和观念的民间艺术产品。它所凝聚着的不同于法律的约束力量倘若被允许适度地流行、合理地引导运用,往往能在开发保护生态环境、促进人性良性方向发展等方面显现出政府行政干预与司法管理等手段都无法企及的影响和作用。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黑龙江哈尔滨150018

  【期刊】《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2016年第5期

  【关键词】伊玛堪 崇尚自然 萨满教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课题:“赫哲族伊玛堪传承口述史研究”(13czw093)

  一、“伊玛堪”中的自然生态信仰及当代思考

  1. “崇尚自然、万物共生”的民族生态信仰

  丰富的自然物产,优厚的物质生存条件,造成了赫哲族先民们索取型的自然经济类型,对大自然的无限依赖和视“自然为生存之本”的观念使他们对其周遭的天地充满了无尽的感恩,进而在生产劳动中,在对自然进行索取的同时,亦含有一腔的怜惜和保护。这种对自然的知恩图报也是赫哲族人在无形中形成的生态伦理观念的主要内涵,也是对于“以道德来约束人与自然的存在物”这一环境伦理学之根本理念的不知不觉的践行。

  具体而言,赫哲族人十分珍惜他们赖以生存的动植物资源,以维护自然生态的平衡,从而保护和巩固其渔猎经济的持续发展。如在不同的打猎时期,他们追求捕捉最实用的猎物,以获取其最大的使用价值。“赫哲猎户在端午节后即不打鹿,以待来年……从前,他们也有禁猎的时期,规定夏打茸角,春秋打火狐、黄鼠狼、水獭,冬打貂、猞猁、熊、虎……”在赫哲族人的生态观念中,人类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自然的统治者,人与各种动物一样,栖息在自然的怀抱中,依靠天地的恩养而存活。既然如此,人类就应该对自然满怀感恩,与自然界的生物和谐共生。这一“与自然和谐共生,与万物平等相待”的生态理念,作者还通过描写了一段赫哲人与虎的神奇偶遇和各自相安无事的离开的经历体现出来。当作者的考察队在林中突遇“阿姆巴”的时候,赫哲人不仅阻止他们开枪,还将自己的猎枪放置地下,与“阿姆巴”对话。这对于城市居民相当于神话般的描述,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货真价实地存在于赫哲人的狩猎生活中。

  赫哲人将对自然天地的感恩之情通过他的生产生活活动中一系列的对自然资源的珍惜行为,对天地万物的平等相待的保护行为表现出来。捕食与猎杀在赫哲人观念中的唯一目的就是维持自身的基本需求,而绝不具有在此之上的牟利目的,完全是“为了生活,而向大自然索取必需品”,而非为了获取“超过必需品的其他东西”的“奢侈”、“侈靡”的行为,甚至有时他们会将超出于自然需求的猎物放弃,“鱼则多弃之江河,浅沼中鲫鱼常麋集,结冰后,全部冻死,春暖时,随水漂起。”这从中也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在赫哲族民族的生产生活活动中,人与自然的关系已经进入到一个伦理学的范畴,“这是一个存在于人与动物、花草及所有造物的关系中的一种完整而伟大的伦理,这种伦理虽然尚未被人发现,但它最终将会被人所认识,并成为人类伦理的延伸和补充。”(维克多?雨果语)而赫哲族先民们在生产生活活动中所体现出的“与自然和谐共生,与万物平等相待”的生态观念已经具体化了雨果所言及的这种“完整而伟大的伦理”,甚至可以说,这种环境伦理观念不仅不应被称为“人类伦理的延伸和补充”,反而先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准则而为我们的祖先所认识并实践。毕竟,我们的初民要更早解决的是生存问题,也因而要更早地去面对与其生存息息相关的自然天地,进而去更早地思考自身与自然的关系问题。

  2.“伊玛堪”的生态构建

  赫哲族人的这种源于对自然的感恩之情而生成的对于周遭自然生态环境的积极保护不仅以生存法则和生存经验的形态具体化于他们的生产生活活动当中,而且在其中衍化生成的“与自然和谐共生,与万物平等相处”的自然生态信仰也为“伊玛堪”这一艺术载体所演绎传承,并反过来为这一艺术形态平添了远古而神秘的生动魅力。

  如在“伊玛堪”的多则故事中都讲到人与动物互变的情节:当动物幻化成人形后,便成为了战无不胜的英雄或姿容绝世的少女。像《木竹林》中的纳丹格格,在丈夫去世后诞下蝦蟆和白鼠。其后蝦蟆摇身变为人品端庄、容貌秀丽的德斗西马安尼,而白鼠则化为故事中的主人公英雄的木竹林;而当人变为动物时,如都德们在帮夫征讨的过程中为助夫一臂之力,

  往往幻化为猛禽异兽,无所不能,最终战胜强敌,取得胜利。这些在多则“伊玛堪”讲唱中出现的人与动物的互变情节,其实是在以含蓄细腻的方式幻化演绎着“与自然和谐共生,与万物平等相待”的自然生态信仰,用艺术的手法表现着对自然万物的感恩和膜拜之情。另外,“伊玛堪”故事中还多次描写了这样的细节,英雄们在面临艰险或即将奔赴战场之前,必会祝愿祈祷,而他们所虔诚面对的神灵或是一棵树木,或是一片深林,也许是一只神兽,也许是一汪深潭。总之,自然的景观成为了分担他们心事,解除他们困惑的“神灵”。这也能够让我们感受到周遭的自然之于赫哲族人民的恩养之情已在他们的心中成为根深蒂固、难以超越的、具有信仰意义的一种情感。这种情感在“伊玛堪”艺术中交织的基础是一种“假定性的真实”。用苏联学者E ? H ?捷夫列维杨科的话来解释:“无论宁格曼(伊玛堪)中描写的事件多么神乎其神,又多么非同寻常,那乃人(赫哲人)总是相信至少过去相信,那些事件在某事某地曾将真的发生过。”而时至今日,在现代文明中成长的部分学者也认为,“宁格曼”中尽管有各种“神异的东西和变形之类的情节,但这些东西是真实的历史。”由此可见,“伊玛堪”在赫哲族人的心目中早已具有了秉笔实录民族历史的意义。

  以上人与动物互变、动物助人助战、以自然景物为神灵来祝祷的情节在“伊玛堪”中的大量出现,反映出在赫哲族先民朴素的思想观念中,对天地的崇敬与感恩,对万物的怜惜与亲爱,“与自然和谐共生,与万物平等相待”的生态理念早已成为了具有普世意义的信仰观念,熔铸在了赫哲族人的精神血脉中。

  三江平原的自然生态环境作为“伊玛堪”艺术的文化生态基础使其得以孕育诞生。而地理环境之于文化变迁、文化模式的影响和创造并非直线和单一的,反过来它同样要接受文化对于自身的改造,就如同当今科学技术对人类的生存环境进行影响一样。“伊玛堪”作为特定地理条件下的文化产物,反过来也会反作用于它的自然生态环境,从而形成生生不息、不断循环的自然生态系统。这种反作用就体现在“伊玛堪”代代相传的讲唱过程中。它所包含的“与自然和谐共生,与万物平等相待”的自然生态理念不断提醒着赫哲族的后世子孙们,在面对天地自然时所应满怀的情感,在对待周遭万物时所应把握的尺度,进而直接指引了他们的生产生活活动,从而作用于自然生态环境。而“伊玛堪”中所包含记录着的崇尚自然的生态信仰观念不仅影响着本民族的劳动者,通过劳动实践反作用于自然生态环境,而且也为当今人类思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他人)、人与自我的关系以及解决以上三种关系中的矛盾和困惑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价值:在这样一个生态失衡、自然灾害频发、后工业严重桎梏人类思想的当今时代,当人类闯入了一个用科技难以突破的社会自身发展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瓶颈时,当我们用工具理性将我们自身埋入到城市中冰冷的高楼大厦中时,那与生倶来的与天地共鸣的能力,与自然沟通对话的方式,与万物和谐共处的模式,似乎已悄然的远去。而反观祖先创造的历史,倾听“伊玛堪”的婉转音韵,人类也许可以重新找到那逝去的智慧和永恒的信仰。它令我们的欲望之车减速慢行,令精神家园得以净化和安抚。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树立文化自信,须破除三种虚无主
成败由词话柳永
 
 
 
在党的十九届一中全会上的讲话
常回家看看是爱的旋律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